柠檬星

【男神x你】-成为我的人-

玖玖家的虫世木:

※黑道paro
※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
※短小如我段子练手感
※慎入慎入慎入!!!!
※特别ooc能别看就别看!!!

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┄

【叶修】

你遇见叶修纯属意外。

不过是想抄个近路早点赶回家,却撞见一群凶恶煞神的大汉,持刀堵住了巷子另一头出口。

趁着那群大汉还没发现你,你下意识的转身撒腿往后跑。

却不知道被谁给扯住猛地给拉到了墙后面,那人的手臂就横过你胸口,看着没使多大劲却流露着不要乱动的意味在其中。

那人身上烟草味的气息顿时包围住你。

你想转头去看那人是谁,却听到他缓缓说道:“小姑娘,想好好脱身离开的话,就配合一下我啊。”

你吞吞口水,只好点头。

于是那人松开你,换成亲密的搂着你肩头。

巷子里的人似乎发现了动静,各种粗鲁的脏话伴着杂乱的脚步声响起。

“妈的是谁在后面鬼鬼祟祟的——”

第一个跑出来的大汉看见你和他时,声音戛然而止。

“兴欣老大?叶……叶修?!”你听到那大汉这么唤着你身边的男人。“你怎么会在这?”

紧随其后的大汉们见到那人停下脚步后也不敢再上前。

叶修悠哉悠哉的把嘴里的烟拿下,吐出一口烟雾,带着笑意却又似是嘲讽道:

“怎么?我还不能陪我女人出门逛街了?难不成想趁我不在动我的人不成?正好,我今天带了‘千机伞’出门……”

语毕,你才注意到他拿烟的手臂上正挂着把黑色长柄伞。

他把烟掐灭后随手一丢,把那黑色长柄伞握在手里,伞尖对准了对面那群大汉。

这时你才发现那把外表看着很普通的黑色长柄伞,伞尖却是闪着冷光的枪口。

犹如此刻叶修眼底藏着的冷色般令人胆寒。





“你们尽管动她,让哥看看,你们的刀能不能快过子弹。”







【黄少天】

要被追上了。

你如此悲惨的意识到了这个事实。

“臭女人竟敢逃!你接着再跑啊!还没把你卖到窑子呢就敢跑得这么快?!”体力殆尽的你被身后追上的男人一把抓住头发往旁边摔。

无法抵抗的你摔到坑坑洼洼的地面上,被尖锐的石子割到,血顿时染尽了半边额角。

痛感刺激了你求生的欲望,你努力挣扎着,一双圆眸怒瞪着男人。

“妈的死女人你还敢——”男人见状,怒不可遏,然而他的话尾却猛地掐断了,狠狠抓着你头发的手也突然松开来。

你疑惑的眯着眼睛抬头看去,不由惊呼。

有把小刀精准又狠厉的刺穿了那男人的手掌,鲜血淋漓。

有人从黑暗处迅速扑出,一脚踹翻那男人,闪着冷涩银光的利刃极具威胁的搁在那男人跳动的脖颈动脉。

“我还以为是多了不起的人物呢,大半夜在我窗外吵吵闹闹的结果只是个小喽啰?嘁,失望,浪费本剑圣的时间。”

那人把手中的利刃一收,又狠狠踹了那男人一脚。

那男人本来就因手上插着的刀而折磨得痛不欲生,此刻又被狠踹直接干脆昏死了过去。

“昏了啊?这也太垃圾了吧?刚才逼人家妹子不是挺历害的么?”那人无趣的起身,转头看见倒在一旁的你。

“嘿,妹子,我叫黄少天,来给你一个选择吧。”

黄少天手中的利刃挑起你尖俏的下巴,冰凉的触感令你身子不由一抖。

他带着热意的手却格外温柔的帮你拭去眼角的鲜血。








“是要成为我的人呢还是要成为我的人呢?没有第三个选项,要是选对了给你啾啾啾,选错就是啵啵啵哦。”







【韩文清】

你是祭品。

一个小家族向更大的家族而献上的祭品。

甚至连最低下的情妇都当不了,只能充当着男人们发泄欲望的玩物。

你就是个这样卑贱的祭品。

你是和一群惊恐又绝望的女人一起送进霸图的。

像菜市场的商品一样,任人挑选。

或者又像是砧板上的鱼,任人宰割。

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箝住你纤细的手腕,你抬起无神的眼睛望去,心口顿时一震。

抓住你的,是个比在场所有男人都要更凶神恶煞的男人。

嘈杂的四周陡然安静下来,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到你这边来。

“韩老大……”“韩哥?”你听见身后有人这么唤他。

韩文清充耳未闻,只是脱下自已的西装外套披到你身上,遮住你几乎要暴露私密的洁白身躯。

然后转身拽着你离开这乌糟糟的地方。

“先生,我什么都不会的。”在他拽着你到一个陌生的房间时,你揪紧他披给你的衣服揪到指节发白。

视线不由投到男人那不可描述却仍可观的地方,你心惊胆战接着道:“那方面我也不会。”

韩文清却只是挽起袖子,露出他那健壮还有着不少伤疤的半只手臂。听到你这么说,稍微皱了下眉头。

“成为我的人后。”韩文清嗓音粗粝,但听起来却比其他糙汉子的声音要来得动听。

他向你靠近。

把你圈在墙与他之间。

身后是坚硬硌人的墙壁,身前是强硬迫人的他。

他身上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几乎要占据充满你的每一次呼吸。

“你可以慢慢学。”你听到韩文清这么说道。

他的大手下移又要再次箝制住你的手。








“不会的,我来教。”韩文清往你手心里塞进一个坚硬冰凉的东西。

那是一把枪。







【周泽楷】

“小周啊,这是我最后一次喝你调的酒了。”你放下手中见底的酒杯,开口阻止了准备又要给你倒酒的年轻调酒师。

这位年轻调酒师,是你踏进这家酒吧时第一个认识的人。

虽然外表上看着帅气十足像个浪荡的花花公子,但实际上意外的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。

你很喜欢他调的酒。

喝起来香醇余韵久久不散。

你盯着自已眼前空空的酒杯发愣,只可惜这是最后一杯了。

“我明天要被我父亲嫁给他的死对头了。”你勾起嘴角冷笑,“为了以示‘友好’让他能达到他的目的。”

面前的年轻调酒师只是擦着酒杯,低低回了个“嗯?”

“死对头嘛。”你眨眨眼睛道。

仇家送上来的东西会是如表面般简单吗?

当然不会。

你起身把钱习惯性的拍在桌上,冲年轻调酒师笑道:“好了,小周,我走了哦。”

你一向与他告别时都是说下次见的。

年轻调酒师抬起好看的眸子,抿紧薄唇看你。

你差点又想拉开椅子再坐下来继续聊了。

你咬咬牙狠心撇过头,把自已心中最后的一点希冀给捻灭,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。

第二天你身着盛装,坐在父亲旁边,等待着那个死对头。

你又开始盯着自已眼前空空的酒杯发愣。

直到有皮鞋踩到地上清脆的嗒嗒声音传来,你才回过神。

“周泽楷,今天就把旧怨一笔勾销吧,这是在下小女——”你父亲的声音突然像断掉的钢琴弦一般戛然而止。

因为有人把你拉起,远离他身边。

你父亲想抓回你,然而有几个身着黑西装的男人上前一步拦住了他。

有人的手轻轻搭在你腰侧,把你护在他臂弯里。

你惊讶的抬头去看那人,看见他俊美熟悉的容颜时不由更加瞠目结舌起来。

他骨节分明的手握着把银枪,枪口直直对着你父亲。

“是我的。”此时的周泽楷完全和你以前所见到的他如出一辙。

却又与印象中的他有些许更加冷冽。

他换下调酒师的制服,笔挺的西装加风衣的搭配衬得他人修长瘦高。

面无表情,沉默少语。

以一种强硬不由分说的姿态站到你父亲面前。

给人格外爆表的安全感。

无视你父亲的怒瞪,他转过头,又用那双好看到过分的眼眸看你。

刚才还面对着你父亲的冷色似乎被他藏起,只剩下一股沉静深隧的柔意倾注于你。







“对吧?”他虽然开口轻问着。

但你根本没有“不对”这个选项让你去回答他。







【王杰希】

你喜欢这家医院的王医生很久了。

他是内科的主任,也是最顶尖的医生。

即使大小眼,也依旧抵挡不了他的人格魅力把你给征服。

你也注意他很久了,借着你是护士长的职权便利,你没少偷偷把自已的值班调到和他一样。

王医生大多是值夜班。

可就算是安静的深夜或者是人少的凌晨,你都能见他时常会去外面听电话。

回来坐在办公室里,也是不知道在写些什么文件。

你坐在前台值班时,还经常见到有陌生的男人来找他。

深夜有陌生人找他,你肯定是会起戒心的。

在判断打量对方容貌衣着方面没多大问题后,你才敢拨通内线电话告知他:

“王医生,有人在外面找你。”

“让他到办公室。”

他大多数是这么回答的。

你便给那人指了路让他去办公室。

直到某次快凌晨四点时,有群面色不善的男人们指名找他。

你强装镇定说他不在。

男人们面面相觑。

最后再跟你确认了一遍后才沉默的离开。

你余光一瞟注意到有些人衣兜里塞着小刀匕首之类的利器,顿时心跳加快慌张了起来。

目送那群面色不善的男人们出了医院大门后,你连忙向王医生的办公室奔去。

“王医生不好了!有群好凶的男人们带着什么小刀啊匕首啊要来找你,怎么办怎么办该怎么办啊……”

你连门都来不及敲,赶紧开门闯进去告诉他。

却赫然见到那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手里正把玩着个更让你胆颤的东西——那是把枪。

你吞吞口水,退后了好几步。

“什么怎么办?”胸前还别着工作牌的王医生——王杰希语气平缓问道。

“呃,是我……我,我该怎么办了……”你边退后边怯生生回道。

王杰希却是难得的勾起嘴角,语带笑意:






“你是我的人,不用怕。”

他把那支枪放在桌上。

动静很小,你心跳很快。

“过来。”






【喻文州】

这是一场决定生死的豪赌。

“如果你赢了,你母亲欠的债就由我来还清。输了,就按照赌场的惯例解决吧。”

说出这句话的人,是坐在你对面笑容浅浅的男人。

他温柔和善的容颜实在让人难以联想到他刚才的所作所为。

上一个坐在你这个位置上的人,在输尽家底开始耍赖后,而他只是像看戏般看着那人撒泼赖账。

然后等到那人说到气喘吁吁时,他才悠悠说道:“累了?那歇会吧。”

随后迎接那人的,是一声枪响。

他眼都没眨,看着自已的下属把那人拖出去。

大理石的地板上只留下一道血痕。

“下一个。”他的目光投向站在角落处的你。

虽然没点名叫你,可他却分明是在示意着你成为下一个。

你深呼口气,义无反顾的走上前去,坐到他对面。

赌局,有输有赢,变化莫测。

你掀起那牌的一点点边角,偷看到花色后不由心下一喜。

“亮牌吧。”他声音清亮柔和,修长白皙的手毫不犹豫把自已面前那张牌翻了过来。

你看清他的牌,刚刚还窃喜的心情一下子掉到谷底。

输了。

就差那么一点。

你动作缓慢的翻开自已那张牌。

“那就按照赌场的惯例解决吧。”

你听到他这么说着。

你闭上眼眸静静等待着枪响。

但是迎来的,却是有人握住你的手抬了起来。

你睁开眼满脸疑惑不解看去。

他勾起嘴角客套的笑着。

他是要打算亲自剁掉我小指头?

赌场确实也有这样的惯例,很正常。

于是你翘起小指头方便他剁的能爽快麻利点。

“错了。”他接着说道:“是无名指。”

现在还开始剁无名指了么?你乖乖的把小指换成无名指。









随后,是一枚带着凉意的戒指恰好套进你无名指。

“赌场还有条惯例是卖身。”喻文州此时的笑容一点都不显客套。

“你现在是我的人了。”